<th id="hrxnz"></th>
<strike id="hrxnz"></strike>
<span id="hrxnz"><video id="hrxnz"><ruby id="hrxnz"></ruby></video></span>
<span id="hrxnz"></span><ruby id="hrxnz"></ruby>
<span id="hrxnz"><dl id="hrxnz"></dl></span>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ruby id="hrxnz"><i id="hrxnz"></i></ruby>
<strike id="hrxnz"><dl id="hrxnz"></dl></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pan id="hrxnz"></span>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无名者》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裴昊明张怀钦小说全文

时间:2019-11-14 15:43:43编辑:路人甲

《无名者》是由作者黄五山著作的悬疑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无名者》精彩节选: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拗口,但张怀钦就这么灵光一闪,在监控视频上给找出了一个行踪诡异的‘女性’。这个‘女性’近期总是出现在受害者身边,举止亲昵。‘她’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会刻意的避开摄像头,不过现在这个时...

无名者

推荐指数:10分

《无名者》在线阅读

《无名者》 六 公平吗? 免费试读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拗口,但张怀钦就这么灵光一闪,在监控视频上给找出了一个行踪诡异的‘女性’。

这个‘女性’近期总是出现在受害者身边,举止亲昵。

‘她’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会刻意的避开摄像头,不过现在这个时代不被摄像头拍到几乎不可能,于是‘她’做了伪装。对此张怀钦不得不感叹化妆所带来的惊奇变化,好几个摄像头,硬是没拍到一样的脸,只能通过身形判断这是同一个人。

然而,命运似乎都会再三波折,这个案子在陷入僵局后,再度的迎来了转折,在最后一个受害者身上。

凶手实在太嚣张了,敢在公安局的家属院下手!也得感谢最近鄂江市加大力度整治交通乱象,在公安厅家属院门口的斑马线路口偷偷安装了一架摄像头,这摄像头安装的位置极为隐蔽,无数司机在此因为不礼让行人惨遭扣分罚钱。

而就是这个摄像头,照到了嫌疑人与受害者也就是张怀钦的下属,张妮的最后去向,她们一齐上了543公交车,摄像头显示的日期恰好就是张妮遇害的前一天。

也恰恰就是那么巧,顺着这辆543前进的路途,一路的摄像头都完好无损,拍到的视频无比清晰,甚至还拍到了这位‘女士’进了一个小区,上了其中一栋单元楼,进了501房,事情就是这么的顺利,顺利到令张怀钦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十年的连环杀人案就这么看似要破了,专案组整个都出动,带着一溜的警察把那栋单元楼围了起来。

张怀钦憋着一肚子火,他踩上楼梯的时候脚下压着生锈的钢梯咯吱作响,甚至不等破门,对准501的房门就是几脚狠踹,他踹门的时候是又狠又快轰得整层都是嗡嗡作响,所幸那是个老小区,门都是一块锈了大半的铁门,又因年久失修,他这几脚下去还真把门给踹开了。

张怀钦至今都记得那时的景象,宛如是慢动作镜头,灰尘飞舞在金色的阳光中闪闪发亮,一瞬间照进了他压抑又绝望的心脏。

张怀钦原以为一切就能到此结束,原以为......

客厅内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就这么目瞪口呆的涌入的警察,一句话没来得及说被拷上带进了派出所。

一回派出所验明正身,此‘女人’并非完全的‘女人’,下面多了个把。

“哎哟,女装大佬。”裴昊明阴阳怪气的叫了起来,张怀钦被吓了一跳,实在忍受不住他一惊一乍的样子,抬手给了他一拳。

裴昊明捂着肚子哀嚎了一声,还不忘继续追问。

“凶手抓到了不是很好吗?然后呢?”

张怀钦摇头,嘴唇细微的颤抖了一下。

“我们在他的房间里搜了很多女士内衣**出来,实际上,他才刚从拘留所里出来不久,因为偷窃女性内衣裤,张妮被带走的那一天,他才刚从拘留所里出来,一天都在里面办手续。”

“这是错了?”裴昊明问道,这和他在狱中听到的流言版本可不同,“我在监狱里听说,你被降职是中了嫌犯的陷阱,然后放跑了嫌犯来着?”

“我是中了凶手的陷阱。”张怀钦猛的抬头,他笑了笑,这种冷酷的神情鲜少在他的面上出现,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提刀冲出去砍人般,“他就是凶手。”

这两句话听起来没头没尾,裴昊明也是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张怀钦指的他是那个偷女士内衣的变态。

“你怎么确定的?”

张怀钦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正常人不都是会反问一番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他在被证无罪放出来后,对我说了一句话。”

当时张怀钦正在医院里询问杜若青后面的线索,恨不得将这几年和鄂江连环杀人案有关的资料全都拉出来和他说一遍,从中找出蛛丝马迹时接到了局里的电话,说是那个关进来的偷内衣贼林曜找他,这让他不得不终止谈话赶回去。

张怀钦对林曜的第一观感很差,倒不是林曜人长得差劲,而是他畏畏缩缩、胆小懦弱的穿着一身偷来的女士内衣裤在警察破门而入后直接吓得尿了裤子,而后在他的房子里搜出足足有五大箱的女士胸罩以颜色款式整整齐齐罗列在墙角的场景,让张怀钦实在印象深刻。

他被叫回来后,心情极为烦躁,林曜弯着背,在他的黑脸下,整个人蜷缩得仿佛是只瑟瑟发抖的小鹌鹑,看到他这副被吓破胆的模样,张怀钦终于收敛了一点脾气。

“找**什么?”

小鹌鹑抖了抖,伸手对他勾了勾,嘴里小声说了些什么,声音实在太小张怀钦根本没听清,只能俯下身靠了过去。

林曜笑了笑,像是感激他这个动作,手掌挡在自己的嘴唇和他的耳朵之间小声说了一句。

“张妮对吧。”张怀钦一时间愣住了,这种命案警方根本不会公布受害者信息,他是从哪里知道她的名字?

这并不是结束,小鹌鹑的声音还是那么小,此刻却仿佛被加上了扩音器,重重的击打在张怀钦的耳膜,震耳欲聋。

“她一直都在求我,哭得可厉害了,我看了一下她的手机备注,第一个联系人好像是叫张怀钦来着,备注后面还标了颗爱心,真可爱。”

裴昊明打了一个寒颤,他注意到张怀钦的气场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变了。

如果说他之前还是一片浪潮汹涌的海湾,那么现在就是一汪黑沉寂静的死海。

“然后呢?”

张怀钦抬头,惨白的脸上扯出一丝笑容来。

“我把他捅了。”

裴昊明:“......”

裴昊明自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聊下去颇为不妙,他就在他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裴昊明注意到了那把水果刀。

“你水果刀是哪来的?”

普通人出门都不会随身携带水果刀,更何况是一个在警局里上班的重案组副组长。

“我从杜若青那里拿到的。”张怀钦看着他。

在查出林曜的不在场证明后,张怀钦就再度的向杜若青寻求帮助,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在政法大学里找到杜若青,问了一圈才知道上午杜若青在校外过马路的时候被电动车撞到了,手掌撑地,骨折了。

张怀打听到他住院的医院和病房号,转头打出租车就去了。到达住院部,远远就看见病房门口围了一群年轻的少男少女,衣服粉红鲜绿分外显眼。

张怀钦好不容易挤进了杜若青所在的病房,他一进病房倒是愣住了,杜若青双手都被打上石膏吊了起来,双手撑地齐齐骨折,这是什么样的概率。

想到之前被‘羞辱’的场景,张怀钦看到此景竟然有种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之感。

但就算此人双手被吊了起来,依旧不损其美貌,如果他不张嘴的话还是非常赏心悦目的,张怀钦望着一圈围在杜若青病床旁的少男少女,惊异于杜若青嘴毒如此,还有这么高的人气。

裴昊明冷笑一声,凉凉的补了一句。

“冲着他那张脸,哪怕是每天被喷到死也有人愿意。”

裴昊明因此再度的感叹了这个社会的肤浅。

“又遇到了什么难题了吗,张警官?”杜若青目光扫到人圈外的张怀钦,像是笑了笑,“你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没用啊。”

张怀钦:“......”

这次找上门的张怀钦深刻反思了前几天的错误,在被杜若青从里到外用嘴残毒了一遍后,他提着一袋新鲜的水果,先是寒暄了一把,慰问了一番杜若青最近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鞍前马后的令听众裴昊明无比唾弃。

杜若青先是表明了想吃苹果的愿望,忠实的狗腿张怀钦义不容辞的从床头拿走水果刀,冲进厕所里洗水果和刀,削好皮才递给杜若青。

“你有女朋友吗?”杜若青突然问了一句。

“啊?”张怀钦不知道他这个问题用意何在,谨慎的回答道,“没有。”

“难怪没有女朋友。”杜若青冷哼一声,目光落在自己被石膏固定的双臂上,“你准备让我怎么吃一整个苹果?你喂我吗?”

张怀钦“......”

无奈,张怀钦只能把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小块。

没有砧板很不好切块,张怀钦只能在床头柜上铺上一层纸,艰难的切着块。

他心急找到凶手,苹果也切得坑坑洼洼,一边切一边找话题努力想和他聊案件的细节,包括这次抓到的人有不在场证明的事情。

“我有一个问题。”难得的,杜若青提问。

张怀钦:“什么?”

“你从事这行多久了?”

这和案件没有多大关系了,张怀钦按捺着心中的烦躁。

“6年。”

“时间不短。”杜若青点点头,“恕我直言,你这次处理案件的手法和情绪,显得一点都不专业。”

张怀钦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在寻找到嫌犯的住所后,他采取踹门的做法,是一个很大的失误,这段时间足够一个嫌犯警惕并逃跑。

杜若青笃定道,“你似乎对张妮的死亡感到格外的愤怒,已经愤怒到能够影响你思维情绪的地步。”

张怀钦停顿了一阵,缓缓张开了嘴。

“我没有接到她的电话,在她临死前。”

那种愧疚又无力的感觉时时刻刻都在纠缠着张怀钦,使他夜不能寐。

杜若青并没有对他表达同情,甚至连多余的情绪表达都没有,只是问了一句。

“你对现在的死刑有什么看法吗?”

张怀钦一怔,呆呆的回答。

“没什么想法,挺好的。”

“枪毙或者药物注射,这要是对于普通的杀人犯那或许还行得通,要是对于鄂江连环杀人案这种呢。”杜若青眼皮一撩,目光落在张怀钦正在给苹果切块的手指上,弯着唇角,似笑非笑,“公平吗?”

张怀钦从未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是从来不敢去深想,突然被这么一问,懵了。

像他们做这一行的,有很多东西都不敢去深想,这么一问很多画面就如同走马灯般出现在他的面前。

或血腥、或可怕、或不可置信的......

做警察久了,什么变态凶手没见过,刚入职的时候看着家属的嚎啕大哭还有些‘感同身受’,但时间久了就习惯了,仿佛心中那汪汪的湖水总有人往里面抛石头,那石头多了把湖水填满了,到后来就再没有波澜了。

可这次不同啊,死的人是他的下属,是一周前还出现在他的办公桌前,为他们部门同事带饭,加班到夜晚一同抱怨然后商量着夜宵要吃什么的人。

第二天早上,就这么**地、惨白地躺在他的面前,毫无尊严。

被杀死的是陌生人还是熟悉的人,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永远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

张怀钦嘴唇张合,还想再和杜若青多说些什么,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不想接但手机锲而不舍的一声接着一声,在这安静的病房环境中犹如一道又一道催命的符咒。

“接吧。”杜若青抬头示意。

张怀钦还接起了电话,短促的交谈了几句话,挂断电话。

“那个内衣贼想要见我。”

“去见见吧,也许会有什么新的线索。”杜若青提议道。

张怀钦不想走的,张妮的死亡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牢牢的压在他的胸口,一天不挪走,他一天也得不到安宁。

这时病房门被敲了几下,走进了一个穿着短裙的少女。

她走得很快,胸前抱着一大簇花束,整个脸都被挡在后面,他一时没看清楚只闻道一股香水味,这味倒勾起了张怀钦的注意,在这个小女生跟风国外品牌的年代,他竟然嗅到了股桂花香水的味道,这味道和他妈爱用的一家国货品牌一模一样。

张怀钦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女生背对他,一头黑发油亮浓密,他又忍不住看了几眼后,意识到自己看得久了连忙收回视线,免得人家小姑娘把他当成‘变态’。

他本来准备再等一会儿,但眼见着杜若青和女生相谈甚欢,颇有副彻夜长谈的趋势。

张怀钦的手机又响了,无奈他只得先扭头对杜若青挥手示意一下,就转身先走了。

他一路心事重重,想着回到局里要再把这十年案子的线索拿出来看一遍,直到快出医院门口被保安拦下,这才发现他手里捏着那个戳有苹果块的水果刀,走了一路,再想送回去的时候已经时间太晚了。

“我原本想着下次找他的时候,就把水果刀还了。”张怀钦说这话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一双眼直直的看着裴昊明,黑黝黝的眼珠子印出他的倒影,“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他揣着被被折叠的水果刀,回到了公安局。

那仿佛就像是命中注定,林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装满石头的心湖被炸药炸开了,张怀钦感到了情绪的失控,随后就是大脑的一片空白,刀就这么掏了出来,就像是平时在切菜一样,自然而又平静。

“我那个时候想得是,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裴昊明没有说话,他回视着张怀钦,浅褐色的眼瞳中泛起一层波澜,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干巴巴的吐出一句。

“看不出来啊,兄弟,还挺有血性的。”

“为什么是我?”张怀钦问道。

裴昊明还沉浸在上个话题里,他这么一问,没反应过来的啊了一声,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是指判断接受我的社区代理人是你吗?”

这一切看起来都太巧合了,从刚见面点出他的身份,再到随身携带的塑料袋里装着登载鄂江连环杀人案新闻的报纸,加油站的第一个抛尸点......无疑不是在向张怀钦证明着,他裴昊明的‘利用价值’。

如果再早半个月,张怀钦还没有从重案组降职被调走,如果再早一个星期,张怀钦还没有掏出那把刀被逼到绝境,他不会心动,也不会为了这些‘利用价值’妥协。

多么恰好,恰好的时间,恰好的人物,恰好的暗示。

张怀钦想起了那份档案袋,里面有一页写着这样的内容,不过是几个时间节点,他看得时候根本就没有在意过。

一个月前,裴昊明的假释申请通过,他开始办理交接手续,但是他的母亲死了,原本出狱是为了处理后事的,原本......

但他突然暂停了手续的处理,就这么拖延了半个月。

张怀钦一直都在思考,思考他这段时间在监狱里究竟想了什么,最后做出了怎样的决定。

“为什么是我?”

裴昊明笑了。

“我知道是你,也必须是你。”

小说《无名者》 六 公平吗? 试读结束。

无名者

无名者

作者:黄五山类型:悬疑状态:已完结

《无名者》这本小说主角杀伐果断,有温馨有热血,还不错!支持一下。

小说详情
澳洲幸运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