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hrxnz"></th>
<strike id="hrxnz"></strike>
<span id="hrxnz"><video id="hrxnz"><ruby id="hrxnz"></ruby></video></span>
<span id="hrxnz"></span><ruby id="hrxnz"></ruby>
<span id="hrxnz"><dl id="hrxnz"></dl></span>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ruby id="hrxnz"><i id="hrxnz"></i></ruby>
<strike id="hrxnz"><dl id="hrxnz"></dl></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trike id="hrxnz"></strike>
<span id="hrxnz"></span>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说无名者裴昊明张怀钦章节免费免费试读地址

时间:2019-11-14 15:43:08编辑:素流年

主角是裴昊明张怀钦的小说叫做《无名者》,是作者黄五山创作的悬疑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张怀钦脑中空白,耳畔嗡嗡作响,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张怀钦太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情绪失控意味着什么。“怎么发现的?”张怀钦向后退了一步,拉开这过近的距离,他又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尖下细细的嗅闻一圈...

无名者

推荐指数:10分

《无名者》在线阅读

《无名者》 二 试探 免费试读

张怀钦脑中空白,耳畔嗡嗡作响,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张怀钦太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情绪失控意味着什么。

“怎么发现的?”张怀钦向后退了一步,拉开这过近的距离,他又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尖下细细的嗅闻一圈,叼在嘴中,手指捏着打火机将开关按下又松开,啪啪作响。

这其实是刑讯的一种做法,以反问的态度,化被动为主动,营造出一种‘我什么都知道的氛围’,张怀钦以往这么做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罪犯都吃这一套。

然而,裴昊明捏住了他的手,这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张怀钦略微愣神,手指也不自觉的松开,也就是这一会儿的功夫,对方的手指从张怀钦的指缝中穿过,拎走了他手心中的打火机,手指一张,将打火机扔了起来,重新转了个圈捏在手中,‘啪’的一声按开的开关,一簇橙红的火苗递到了张怀钦的嘴下。

“请吧。”

狠角色。

张怀钦微微俯身,烟头被火苗点燃,冒出点点的火星,他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抬眼看向裴昊明。

“说吧。”

“猜的。”裴昊明又笑了起来,他撩起额头乱蓬蓬的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这个发型倒是能看出几分他年轻时的清秀,“给我根烟。”

裴昊明冲他一招手。

张怀钦又掏出那半盒烟,倒扣着烟盒抠出一根,烟压在他胸口有点久,剩余的几根烟都皱巴巴的,裴昊明捏起皱巴的眼叼在嘴里,打火机点上,吐出一口烟,眯着眼发出长长的一声嗯,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

“就是这个味道。”

“怎么猜的?”张怀钦咬住烟尾,烟身摆了摆。

“你姓张。”裴昊明撅起嘴又呼出一口烟,“你在我们监狱可火了。”

“火?”张怀钦笑了一声。

“高高在上的重案组张副组长,竟然在追捕罪犯的时候,掉入对方陷阱,把人放跑了。”裴昊明侧过头,舔了舔干燥脱皮的嘴唇,眼神落在张怀钦的身上。他的眼窝比常人深一点,黑漆漆的瞳孔在阳光下很是深邃,但此刻低着头脸上罩着团阴影,就有股阴森的意味了,“这事可算个大事。”

张怀钦看着他,他嘴唇动了动,指头在烟尾上碾紧,但他表情却保持着,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就确认我是那个张副组长?”

“也是猜的。”裴昊明直直地坐了下来,也不管周旁的杂草堆,“我对整个警务机关也不是很熟,只是觉得张副组长犯了这么大的错,总得是降职的。”

裴昊明仰起头,嘴中的烟头一晃,晃起一串细微的火星,他裂开嘴,露出两排明晃晃的白牙。

“您这不就来了。”

张怀钦捏住烟尾,深吸了一口气,白色的烟雾从指尖泛起从口腔中吐出,模糊了他此刻的表情,但裴昊明并没有停下,他继续说着。

“您和我见过的狱警不同。”他咬紧了烟尾,笑了起来,“您来的时候似乎非常的心不在焉,多余的眼神都没给我一个,我猜,您可能连我的个人资料都没看过。”

说到这里,他刻意停顿下来,双眼犹如鹰隼般锁定住张怀钦。

张怀钦多看了他一眼,经过刚才的一连串对话,他推倒了对裴昊明的第一印象,在内心重新对裴昊明开始进行评估。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裴昊明伸出手虚点了点张怀钦,“工作里犯了错被贬职,内心忿忿不平,一时半会儿脱离不出那个状态,我看您还没从上个案子中出来吧。”

“这又是猜的?”张怀钦望着他,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张怀钦想起了之前谈话的内容,想起了两人谈到裴昊明的亲属弟弟时,他不不太寻常的反应......张怀钦的脸沉了下来,他准备主动出击把握谈话的主动权,“不如我也来猜猜关于你的事情......首先,你没有弟弟。”

“是的,我没有弟弟。”裴昊明笑着捏出嘴中的烟,吐了一口,扬起下巴示意他继续。

“我确实没有看过你的资料。”张怀钦坦然承认,“你在上车的时候猜到这一点,于是故意在车上提到你的弟弟,是在试探我,从而确定我的身份。”

“我只有妹妹。”裴昊明没有否认,他弯起眼,眼角挤出几根细细的笑纹,“之前在车上不太能肯定您的身份,毕竟姓张的人太多了,哪有那么巧......不过,谢天谢地,就是这么巧。”

裴昊明冲他眨了眨眼。

“我说的对吗?张副组长?”

裴昊明停了下来,他似乎格外擅长用语句的停顿勾起人内心情绪的变化,裴昊明不笑了,他盯着张怀钦。

“我再猜猜,您不看我的资料,是没有时间看......还是没有心情?”

张怀钦感觉到脑中的某条血管都跳了跳,他又深吸了一口烟按捺住浮动的情绪,笑了一声。

“你接着猜,你猜我是哪种?”

“我猜两种都有。”裴昊明仰起头,“不过后一种的占比会更大一点。”

张怀钦没有说话,烟头燃烧留下的长长灰烬吊在烟头上,他半合起眼。

“继续说。”

“鄂江连环杀人案。”裴昊明侧过身,手指指向身后的杂草堆中,“十年前在这里,发现了第一具**的、被割了喉的女性尸体,警方初步判断是**杀人,但是并没能在尸体身上发现指纹和**。”

裴昊明说话的时候,语调抑扬顿挫、不缓不急,仿佛就在做一个演讲。

“而就在不久后,出现了第二具和这具尸体死亡方式一模一样的女尸,死亡地点......”

“在江边,也是被割喉,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江水泡烂了。”说出了这句话后,张怀钦猛然惊醒,他竟然就这么被人带走了话题,自然而然的说出他曾经负责案件的机密内容,他瞪向了裴昊明,一直伪装出来的冷静出现了豁口。

“五起。”裴昊明张开手掌,五根手指分开,又落下在张怀钦的肩膀上拍了拍,“同样的杀人手法,鄂江市死了五名女性,但就在第五名受害者出现后,凶手突然销声匿迹,再也没有杀过人,但警方也没有抓到过凶手,大家都以为这个案子会变成悬案的时候。”

裴昊明语调缓缓的变低,‘演讲’到了关键部分。

“一个月前,第六个受害者出现了。”

“这个案子到了您的手里。”

张怀钦抽完了烟,将烟头扔在草地里,踩上去碾了碾,他这次紧闭嘴唇,什么话不再多说了。

“您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裴昊明捏下嘴中的烟,在手指间揉搓着滚来滚去。

张怀钦垂下眼,这张平静的、面无表情的脸浮现出一丝戾气,整个眉头拧在一起,眼球中爆出了几根红血丝,张怀钦发现对方似乎有种‘套话’的能力,不由的警惕起来,一言不发。

“也许是模仿做案?”裴昊明自顾自的说道,他眯起了眼,重新叼起烟,“不过我猜,凶犯还是十年前那一个人,一直都没有变过。”

张怀钦看着他,这种沉默的颇具压迫力的视线直直的投注在他的身上,他说对了,张怀钦心想。

裴昊明慢慢的笑了起来。

“您现在的精神状况不太好。”裴昊明抬眼,视线落在对方的眼下,指了指那厚重的黑眼圈,“昨晚没睡?或许说这段时间都没睡过?”

裴昊明盯着张怀钦,目光巡视着在他的脸上扫来扫去。

“还有第七个受害者,就在半个月前,鄂江市公安厅的家属后院中......”裴昊明勾起唇角,双眼眯起,“凶手可真嚣张。”

“这个受害者的出现带来了一些线索,让警方差一点就要抓住凶手,但是您好像搞砸了......因为私愤?”

裴昊明凑上前,他抬高了语调咄咄逼人,甚至还伸手按住了张怀钦的肩膀。

张怀钦的身体猛得绷紧,他瞪着眼前的裴昊明,手掌缓缓的捏成了拳头,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裴昊明拍了拍他的肩膀,捻下一根枯黄的杂草,吹了下去。

“不如让我猜猜,您和第七个受害者......是什么关系?”

张怀钦静静的看着他,满眼血丝的模样看起来有几分吓人。

“是在调查鄂江连环杀人案?在您犯错被贬职之后,还在继续调查?”裴昊明笑了笑,“那个刚才在车上给您打电话的人,您的领导......知道吗?”

张怀钦笑了,在这副表情下露出的笑容,勾拉起脸颊的皮肉,有些狰狞,但是很快他就收回了脸上的表情,回归了那副平静的模样。

“你这点猜错了。”张怀钦将手指插入了胸口,拿出了手机,“刚刚在车上打电话给我的,并不是我的领导。”

裴昊明挑了挑眉头。

张怀钦打开了地图,原有的画出的区域红线恰好囊括在这一圈,而标注着自身位置的三角箭头定位正处于红线的外侧,他笑着眯起眼,按黑了手中的手机。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假释罪犯离开了区域范围内,我是可以采取一定的强制措施。”

裴昊明一愣,下一秒他就被一拳揍在了肚子上,他痛呼了一声,整个身体蜷缩在草丛中不自觉的痉挛,张怀钦伸出手拽住了他的手臂,裴昊明哼唧了几声,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倒栽在地上的野狗,被拖回了红线区域内,厕所的门口。

“你还要上厕所吗?”

张怀钦捡起他因为痛呼而没有含住的烟,重新塞回了裴昊明的嘴里。

裴昊明叼着烟捂住肚子,脸上因为疼痛而皱在了一起,很快他弯下腰,低声笑了起来。

“上啊,刚才我还没来得及上。”

他站起身,因为牵动肚子还龇牙咧嘴的低声呼气,随后,裴昊明解下了腰上的塑料袋,递给了张怀钦。

“帮我保管一下。”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勾起嘴角,将塑料袋死死的按在裴昊明的手中,以一种缓慢的语调说道,“千万不要偷看。”

说完,裴昊明转身进了厕所,‘啪’的一声锁上了门。

张怀钦这次没有走远,他捏了捏手中的塑料袋,袋子很轻,里面凹凸不平发出‘嘶嘶’的像是纸张摩擦的声响。

这次张怀钦没有顾虑,直接解开了塑料袋。

里面装着一张折叠好的报纸,翻面的首页上被用红笔圈住了一个新闻,新闻的标题只有一段话。

【鄂江市连环杀人案再现——一女警被发现惨死在公安厅家属院中。】

看到这张报纸,张怀钦直接下手撕了个干干净净,他望着紧闭的厕所大门,拳头再一次捏紧了。

小说《无名者》 二 试探 试读结束。

无名者

无名者

作者:黄五山类型:悬疑状态:已完结

《无名者》这本小说主角杀伐果断,有温馨有热血,还不错!支持一下。

小说详情
澳洲幸运彩|官网